企业赋能可持续:多维合作选择

2020 年到 2030 年是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行动十年”。站在这十年的关口,我们应如何看待企业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成就与不足,又该如何面对未来的挑战?
来自全球多个行业的 1000 位 CEO 在《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 —— 2019 埃森哲战略可持续发展 CEO 调研》中分享了他们的见解。我们将围绕 CEO 们在企业自身、企业合作、领导特质三个方面发出的号召,与大家探讨企业如何为可持续发展目标赋能。
上一篇文章中,我们提到了企业应如何通过“阈值行动”来设立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以及如何系统性审视企业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时所面临的挑战与机遇。在接下来的内容中,我们想来谈谈从目标到行动的整合过程中,各方如何合作,又分别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对话到合作:建立共识,携手攻坚

将所有人聚集起来,采取具体行动,是至关重要的。在未来,协作努力会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Denis Machuel,
索迪斯(Sodexo)公司 CEO

与可持续发展相关的许多的问题与挑战,都不是仅凭单个公司的一己之力可以彻底解决的。合作已经成为目前的共识。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我们应该如何合作?我们又希望通过合作达成一个怎样的目标?
可持续发展目标也肯定了合作的价值,如目标 17 提到了建立跨国、跨领域合作伙伴关系的各种可能。在企业层面,也有多种合作关系可以探索。如价值链合作行业合作以及政府、企业和多方组织之间的合作。

具体而言,价值链合作强调在一个价值链上的各个企业,利用自身不同的优势与资源,共同推进可持续的创新方案,比如我们在上一篇中提到的可口可乐包装改革就是一个例子。
而行业合作则鼓励行业中的领导者们作为“头雁”,带动行业中其他中小企业,倡导非竞争性的合作,从而推进整个行业在可持续发展上的改革

例如在航空业,国际民航组织(ICAO)提出了国际航空碳抵消和减排计划(Carbon Offsetting and Reduction Scheme for International Aviation,CORSIA),各个航空公司都在努力通过这一计划来降低碳排放。全球有 49 个机场在国际机场理事会的机场碳认证项目中,获得了碳中和机场的认证,这也体现出这一计划在行业层面起到了带动作用。

除此之外,与政府、非营利组织、社区等多方组织的合作也有助于面对复杂的挑战。
如著名生物制药公司诺和诺德(Novo Nordisk)在 2014 年发起的“改变糖尿病”(Cities Changing Diabetes)计划,不仅联合了专业糖尿病中心,还与糖尿病患者比例较高的休斯敦市进行了合作研究。
不论是进行上述的哪一种合作,“对话”都是必不可少的环节。CEO 们在与埃森哲公司的访谈中也提到,企业现在需要严肃且有效的沟通交流,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需要科学、现实的讨论,而非对新技术和新方法的恐惧”。
我们必须意识到,可持续发展所要解决的问题是十分复杂、并存在许多取舍权衡的。综合多方的视角、知识和资源,才能够得到一个科学现实且具有整体性的解决方案。
有时我们认为自己正在解决一个问题,但并没有意识到,我们可能也制造了一个新的问题。塑料最开始被认为是一种性价比高的包装材料,但塑料的丢弃对于海洋及其生物而言无疑是一种灾难。当人们倡导减少塑料吸管的使用时,也可能导致消费者使用了更多的塑料盖。虽然出发点是善意的,却无意中造成了更多材料的消耗。
因此,我们所强调的这种合作中的“对话”,重在让各方利益相关者都参与其中。不光是交流,也包含教育的成分。从监管者到消费者,所有行动者、参与者都能通过对话对现状有更清晰的认知,同时也填补自己认知上的盲区,和大家一起朝着一个科学可行的目标努力。

责任投资:驱动可持续发展的投资人

长期的机构投资者非常关注企业的可持续性和 ESG 绩效。如果我们不在乎(可持续性),就不会有那些投资者。
——Mark Little ,
森科能源公司总裁兼CEO

虽然投资者并不是现今企业可持续发展议程上的首要驱动力,但未来投资者的影响力将越来越大,这背后是“责任投资”理念的出现与兴起。
责任投资是指在投资过程中在财务回报的考量之外,将企业对环境的影响、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的三大要素(简称 ESG)纳入投资的评估决策中。近年来,ESG 责任投资正在迅速发展。根据一位首席执行官的表述,过往与投资者的谈话中可能几乎没有相关内容,但现在 ESG 和 CSR(企业社会责任)的内容占到了 15%-20%,而这一变化的发生仅仅花了 12 个月。除此之外,目前大数据等技术的发展也帮助了 ESG 指标的量化,推进 ESG 信息披露,从而进一步促进了责任投资的增长。

ESG 及责任投资的理念进入中国的时间较晚,但近年来逐步得到重视。商道融绿发起的中国责任投资论坛(China SIF)在其 2019 年的年度报告中提到,截至 2019 年 11 月底已经有 95 只泛 ESG 公募基金,ESG 股票及混合型公募基金整体规模约 485 亿元,虽然整体仅占基金总规模的 2%,但发展空间巨大。
除投资人之外,联合国与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也在促进各方沟通,在建立统一标准上起到了沟通搭桥的作用。
在近期的可持续发展实践中也能看到各个社区、组织和政府在不同维度上的助力。在合作以及达成共识的当下,如何进行有效的对话,如何最大化利用资源进行合作,将是所有行动者持续探寻的话题,而我们在上文中提到的价值链、行业、多方组织等各个维度,或许可以成为思考、实践的起点。

参考资料:
1.联合国全球契约和埃森哲战略,“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埃森哲战略CEO调研报告 (2019)”
https://www.accenture.com/_acnmedia/pdf-109/accenture-ungc-ceo-study.pdf
2.中国责任投资年度报告 2019:
https://www.chinasif.org/newsinfo/214493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